首 页1my.cn关于我们1my.cn公司新闻1my.cn图书策划1my.cn作者介绍1my.cn全部书目1my.cn编读互动
联系方式
电话:010-5840.8356
电话:010-5840.8358
传真:010-6526.5919
E-mail:ao1934@126.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世界知识出版社A座106/108室
邮编:100010
 
公司新闻
纪念《大家都学弟子规》作者..
世知社社长马凤春将《大明王..
党员楷模高社长
愿高树茂社长,一路走好!
心香一瓣祭故人
怀念好人高树茂大使
江南书院师资教学中心“第三..
一个女大学生眼中的“女德班..
世知社致尊敬的诸位同仁
淘宝店“世知东方文化”开通..
友情链接
世知东方文化淘宝店
南京诚敬儒文化
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
北京四海书院
纪念《大家都学弟子规》作者任登第老教授
[ 作者: 薛乾 ]

               撰文:薛乾(世界知识出版社编辑)

 

中共中央党校任登第老教授于202129日(华历腊月二十八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任老教授与夫人牛淑卿阿姨合著的《大家都学弟子规》,出版于20098月,很快就成为我社的畅销书。该书力倡“以市场经济调动人们的积极性,以传统文化抑制人们的自私性”,探寻中华文化与社会主义的有机结合之道,在社会上掀起了一波热潮。该书也不断地改版、再版。

 

一、本书的独特之处

如何打通中华传统文化与当代政治文化之间的隔阂,使两者融为一体,长期以来困扰着人们,《大家都学弟子规》正是为了化解这个难题而产生。任登第老教授作为本书作者,深入思考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色”何在,从理论、历史、现实等方面,指出了“特色”正是指中华传统文化。任老教授认为市场经济能够调动人的积极性,同时也刺激了人的贪婪性,恰好中华传统文化能够有效地抑制人的自私自利性。

任老教授指出了人的三大需求:一是求食,以维持生命;二是求偶,以延续生命;三是求仁,以光大生命!仁,正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

中华传统文化的根基在于《弟子规》,所以任老教授发出了号召:各级党校不妨开设《弟子规》课程,《弟子规》是提高共产党员修养的优良读本,教育工作者首先要学好《弟子规》,以至于大家都学《弟子规》。

 

二、任老拜访世知社社长

该书出版之时,我社没有预料到会这么畅销,当时我社还在犹豫,是否出版。时任社长高树茂同志,对于任老的理论创新,也是把握不住,于是就邀请任老夫妇来世知社会晤。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是2009年初夏,阳光明媚,上午一大早,任老夫妇就来了。在夫人的搀扶下,任老爬了三层楼梯,到了我社三楼会议室。高社长热情地接待了任老夫妇,我在旁边负责端茶倒水。

高社长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中国外交战线,长期从事驻外工作,曾经担任过意大利米兰总领事、加拿大温哥华总领事、蒙古国大使。高社长喜欢中华文化,用中华文化化解过不少工作上的难题;同时作为重要的外交官,身处资本主义世界,深入理解社会主制度,深入学习领会党的政策。所以任老谈的话题,正是高社长一直也在关注、思索的话题。

任老讲,马克思主义作为外来文化,能够在中华大地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即使经历苏东剧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依旧屹立于世界东方,是有深层次原因的,与中华文化有相通的地方。马克思主义提倡的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与中国孔圣人提倡的大同世界理想,是合拍的,在根本方向是,是一致的。

任老讲,中国革命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到1935年遵义会议,中国共产党照搬西方革命经验,既积累了成功经验,也积累了失败教训。遵义会议之后,毛泽东同志成为我党的领导核心,他带领全党,走“山沟里的马列主义”之路,并且创造性地提出了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宗旨翻遍马列主义著作,都找不到,这是中华文化的产物。也就是说,毛泽东同志用中华文化,改造了马列主义,从而带领全党全国人民,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缔造了社会主义新中国。

任老讲,中国建设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78年底的十一届三中全全,中国建设模仿苏联的模式,虽然取到了重大成果,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但是也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从十一届三中全全之后,中国迈上了改革开放的新征程,摸索出适合自己发展模式的道路,也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道路、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形象”。

任老总结说:从中国革命和中国建设的历史经验来看,盲目照搬西方模式,就会导致失败;只有在中华文化指导下,走适合自己的道路,才能成功。任老进一步指出:何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中华文化指导下的社会主义。

对于任老教授的理论论述,高树茂社长最后表态:难以全盘接受任老的理论,尚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但是任老的理论有论有据,逻辑完整,自成体系。作为一家之言,同意出版。

很快,在20098月,《大家都学弟子规》正式出版。

 

三、任老见到李宝库部长

那时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了已经退休的民政部副部长李宝库同志主编的《中华孝道故事》一书,高树茂社长和李部长有了较深的交往,彼此互相欣赏、互相赞叹。李部长退休后,当时担任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于是就和我社合作,在这个平台上,创办了二级机构“孝文化传播工作委员会”。

由于我们双方联系密切,所以在《大家都学弟子规》出版后,我社将样书赠送给李宝库部长。万万没有料到,这本书的主题,也是李部长思索很久的困惑所在。李部长提出,想见见任老教授。我社就向任老转述,任老慨然应允。在夫人牛淑卿阿姨的陪同下,任老夫妇来到了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当时还在安定门外办公,尚未搬到建国门。李部长在办公室外迎接,一见到任老夫妇,就快步向前拉着任老的手,说:“您老写的书很好!我拿到后,一晚上就看完了。没看完之前,都舍不得放下去睡觉。这本书解答了我很多困惑。”

李部长敬贤尊老的言行,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李部长对这本书的评论,立马引起了我的警觉。作为专业的出版人,对于书的好坏判断,有一个最直接的标准,那就是读者拿到后,是否愿意为了读这本书而废寝忘食?一旦为了读这本书而忘记吃饭、不去睡觉,那么该书必定是畅销书!《大家都学弟子规》有可能要成为畅销书了!所以李部长对于该书的评论,已经过了十余年了,我依旧记得清清楚楚。

果真不出所料,这本书畅销起来了。

 

四、超级畅销书诞生

《大家都学弟子规》首次印刷了6000册,其中的4000册是胡小林胡总预订的,我社向外赠送一些样书后,正式发行的本书,只有不到2000册。可知,我社当时并没有预计到该书会成为大热之作!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国运使然!当时的中国,刚刚过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国运升腾。在国家不断强大的历史进程中,本民族的文化必定复兴!民族自信心必定恢复!这个道理在世界上诸多国家已经被反复证明过很多次,现在轮到中国来证明了。

客观上讲,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指导思想,但是马克思主义确确实实是外来品,1919年五四运动之后才传入中国,与中华大地上绵延了五千年的中华文化,到底是什么关系,该如何相处?不得不困扰着人们,尤其是中华民族中的先进分子,自动自发地在思索这个问题。《大家都学弟子规》的理论不一定对,论述不一定全面,但是该书把大家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思索,讲明白了,读者们感觉一下子亮堂起来了!于是,本书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订单开始爆发性增长!更有许多人、许多机构,一下子买几千册、几万册,免费赠送给大众阅读。

本书20098月出版,记得在2010年元旦,才过了四个月,就有深圳的朋友邀请我社派代表,去参加那里的传统文化论坛,并承诺采购十万册图书。这个论坛是深圳市原副市长吴小兰筹办的。高社长为了这十万册图书的订单,带着我就去了。高社长也上台发言,讲述了他在海外遇到的一些麻烦,怎么通过中华文化,尤其是道家文化,予以成功化解。晚上我也上台,向与会大众介绍了《大家都学弟子规》一书。我不习惯于大众面前发言,算是颤颤巍巍,终于说明白了,并给大家每人送了一本,请大家自己看。果真效果很好,回北京后,订单飞至。

我社在《大家都学弟子规》的触动下,随后于20106月,又出版了刘余莉教授、刘慧敏老师、卢太平老师三位合著的《大家都学感应篇》,也比较受欢迎。

后来我社做过统计,《大家都学弟子规》正版印刷了100余万册,而盗版印刷的更是不计其数。《大家都学弟子规》多次改版,以下是屡次改版的封面:

 

五、任老主动放弃稿费

《大家都学弟子规》无意间蹿红,成为了爆款畅销书,我社上上下下都很欢欣鼓舞。即使本书定价10元钱,价格低,但是只要发行量大,最终的利润还是很可观的。我社也非常高兴地按照出版合同约定的稿费支付方式,根据印刷量,开始向任老教授支付稿费。

但是任老很快发现,很多看到这本书的读者,被这本书打动后,不少人愿意自掏腰包,大量购买,送给同一个单位的人,同一个社区的人,或者同一个村子的人,大家一起阅读。甚至一些政府单位,想给辖区的党员干部都送,人手一本。于是,任老又主动找到我们社,给高社长说,他愿意放弃稿费,请出版社也缩减本书的利润,从而降低发行折扣,让读者们能够以尽可能低的价格,买到这本书。

我社领导层很惊讶,当时觉得定价10元,已经够低了,还要再低。记得当年任老讲:大家都在发善心,自掏腰包,公益流通这本书,我却拿稿费,于心不忍呀!

任老的话,一下子打动了大家。再加上时任社长高树茂同志去深圳参加过传统文化研讨会,随后时任总编辑沈国放同志也陆续参加过几场传统文化大论坛,知道确实是公民自发进行的道德教育活动,并得到了各地党委政府的支持,宣传部、文明办都纷纷担任主办单位。最终高社长、沈总编答应了任老的请求。既然作者放弃了稿费,我社也就跟随着降低利润空间,降低折扣,社领导叮嘱让我们去落实该项工作。

具体负责我们部门的时任副社长刘振海同志,也被任老的精神所感动,但是担忧口说无凭,如果任老百年之后,《大家都学弟子规》的版权将由他的子女继承,到时他的子女若来追讨稿费,那就麻烦大了。

任老非常理解社领导的担心,于是手书一份声明,非常完整、严谨地表述了他放弃该书所有稿费的意愿,然后交给我社。我社将此声明存放在总编室,与该书的出版文件放在一起。然后,我社也大幅度地降低了发行折扣,降到了破天荒的三五折,也即定价10元的35%3.5元一本。

从此,《大家都学弟子规》一书以每本3.5元的价格,在全国各地快速流通。

 

六、参加传统文化报告团

20091224日至1227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的河北会堂,举办“趋吉避凶——重新认识中华文化”大论坛,规模有两三千人。在此之前,组委会采购了两三千册《大家都学弟子规》,同时也诚挚的邀请任老夫妇和我去参加论坛。

任老夫妇同意前往,我也很乐意陪同,就一起去了石家庄。到了河北会堂,我们受到了热情接待,组委会给我们安排了周到的食宿。我们住下后,组委会的几位同仁,都前来看望任老。任老很高兴,与大家谈话。

傍晚等大家散去,组委会也经过讨论了,最后诚邀任老能够在第二天上午的开幕式上致辞。任老高兴地答应了。

十多年了,我仍旧记得清清楚楚,这次开幕式上,主持人介绍了任老,然后请任老上台致辞的情景。任老穿着中国传统的衣服,胸前戴着小红花,矍铄有力地登场了。

任老1928年出生,到这次大论坛召开的2009年,已经82岁了。任老是陕西岐山人,有家乡口音,尽可能讲话大声、缓慢,希望大家能够听清楚。

听众们对于这位中央党校的教授、八十岁开外的老人,耄耋之年依旧心心念念地弘扬中华文化,非常受感动。

组委会的老师们听完任老的致辞,对于任老更是敬佩,进一步邀请任老加入传统文化报告团,作为报告老师中的一员,在论坛上请任老讲一节课。任老也同意了,主讲课程是《学好弟子规,做好中国人》。从此之后,任老在夫人牛淑卿阿姨的陪同下,跟随传统文化汇报团,足迹踏遍神州大地。

后来根据这么多场论坛的汇报录像资料,剪辑出来了《圣贤教育 改变命运》系列光盘。光盘播放一开篇,就是任老的发言片段:“中华文化是人类最优秀的文化!”任老掷地有声的发言,也随着这套光盘,广为流布。

 

七、建设孝道村、办班教学

随着中国国力的恢复,国人渴望重现汉唐荣光;与海外交往密切之后,用心对比,国人也发现本民族文化的独特魅力;现实社会富裕之后,道德教化成了急需之事;传统文化热在民间的自发兴起;……。综合以上各种因素,各级党委政府比以往更加大力弘扬中华文化,中华文化的春天到来了!在2012年,十八大以后,传统文化报告团的使命也逐渐完成了,大型论坛逐渐减少,一些小规模、专业性的论坛还在举办。到了2017十九大之后,论坛基本上没有了。任老夫妇回到北京家里,一边继续发表文章、撰写著作,一边帮助各地建设孝道村、办班教学。

任老撰写的著作有《中国道路中国梦》(正式出版)、《学习习近平著作感悟》(内部学习资料),另外撰写的文章还有很多篇。

任老先后提议:筹建陕西中华传统文化大学,筹建中原归根乐园规划,《群书治要》之旅,全民健康全国行动计划,大学生岗前德育培训方案,号召大家学习《圣学根之根》……

任老还拿出自己的退休金,在老家陕西省岐山县的乡下农村,创办孝心村。

 

八、结语

我并没有长期陪同在任老身边,只因《大家都学弟子规》这本书,和任老有了深刻的交往。以上的记录,也仅仅是从我个人的角度,回忆纪录,肯定挂一漏万。

但是从这些只言片语中,依旧感受到任老那颗赤子之心。任老作为离休老干部,参与过解放战争、朝鲜战争,无时无刻不期待祖国强大,无时无刻不期待中华文化复兴!早已把自己的安危荣辱得失置之度外!前些年社会上对于中华文化还有很多误解,那时《大家都学弟子规》尚未出版,传统文化报告团尚未出现,任老就力排众澜,四处宣讲中华文化!他的身影那么孤单,常常孤立无援。甚至有流言蜚语,说任老在传播封建迷信,会被抓起来的。

因为任老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诬陷坐过监狱,所以当听到这些流言蜚语时,任老很坚定,不为所动。任老太太牛淑卿阿姨给任老说:“你若是因为弘扬中华文化而被抓进监狱,我就陪你去坐牢!”这一对贤伉俪,真是感天动地!

现在任老已经逝世,只留牛淑卿阿姨在世间。愿牛阿姨健康长寿,亲自见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顺利实现!不仅经济发达、国力强势,而且文化繁荣,文明昌盛!中华文化的感召力、影响力,在世界范围内日渐高升,无远弗届!这些正是任老的中国梦,都会在党的领导下,逐步实现!

 

上一个: 世知社社长马凤春将《大明王朝是被谁干掉的 》作为重点图书向各界人士力荐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公司介绍 | 帐户信息 | 招聘信息 | 员工入口 | 企业邮箱 版权所有:北京世知东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249号   京ICP备09014485号
电话:010-5840.8356 电话:010-5840.8358 传真:010-6526.5919 E-mail:ao1934@126.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世界知识出版社A座106、108室 邮编:100010